澳门现金赌博开户

一个人突然要忘记,一起生活了二十多年的一个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7-06-07 22:18     来源: 未知 【 关闭
     
 
 
王江海的父母藏在门后,悄悄地看着儿媳离去。第一次这样偷偷摸摸,不想和往常一样站在马路中间,那样会无限伤感,没了自己的儿子王江海是多么揪心。老人看着李金华身子小了转弯不见影,两个人抱在一起嚎啕大哭。院里的榆树上稀里吧啦的挂着玉米串子,那只栓在木桩上黑狗看着主人的异常,不知情的汪汪叫着。李金华快到河桥的时候,三宝的媳妇田英喊着她的名字,回头看人已接近。田英气喘吁吁的说:“给三宝把身份证给捎上,上次走急了忘带他打电话说急用。”李金华努力地笑了一下接过身份证,田英握住金华的手,看着她的脸动情地说:“照顾好自己,有啥难处尽管说。”金华的眼泪稀里哗啦又下来,望着远处正在劳作的村里人对田英说,“你把我家里的地全种了吧!”田英抚摸了一下自己凌乱的头发说:“时间不早了,要等车你走吧!”李金华慢慢的向着河桥西边走去。落日的余晖洒满大地,她在期待着一辆开往县城的车在不远的前方等着她。(待续)
 
第125章 默认分章[125]
 
  (二)一个人突然要忘记,一起生活了二十多年的一个人,那是多么艰难的一件事。李金华极力的想摆脱王江海的影子,可越想摆脱脑海越是折叠着无数王江海的影子。从东沟村归来她没联系张三宝,她太疲惫了,好几夜未眠头一直微微发疼,没擦没洗没脱衣拉了被子就倒下。那是长长的一觉,那也是无梦的一觉,当她自然醒过来,王江海的离去还是像梦一样让她感到恍惚,还是像刀割一样让她心痛。她躺在床上眼盯着天花板,想着好几天没见孩子,也不知在兄弟家作业每天按时完成吗?听说兄弟闹离婚,不知还有挽回余地吗?母亲最近身体又如何?一切的牵挂都在提示她,要坚强的活着,要勇敢的走下去。没有江海自己也要快乐的活下去。想到这里掏出手机给三宝打了一个电话,告诉他自己回城里了明天早上在江海的脚手架店里见。
 
 
给兄弟打电话说自己回来了让女儿晚上回家睡,也让兄弟一起来晚上到家里吃饭。其实最想了解的事是兄弟离婚她能帮上忙吗?生活了十年难道真要分?听兄弟说弟媳出轨了,爱上一个贩水泥的小老板,娃也不太管,整天魂不守舍的偷偷出去约会。金华也劝过弟媳,娃都八岁了,还折腾啥?兄弟人老实了点,心眼不坏,家务活啥都抢着干,凡人吗?有多么优秀的男人。再说那贩水泥的小老板虽然离婚了,可也两个孩子的父亲,有多少心思能在你身上,夫妻还是原配好!弟媳好像很反感她的言论,不热不冷地说:“我和你弟真过不下去,他挣不来钱,家里老人身体又不好,穷,心情再不能好,那活啥?”金花委屈求全的说:“只要不离婚,我把母亲管了,你们好好过日子好吗?”弟媳没吭气,从神态上看对金华的劝说充满了不耐烦和反感。好像在说:“别干涉我们的事,把你江海的身体管好吧!”
 
也不知最近弟和媳关系发展到了什么地步?自己的孩子在那里呆了几天影响别人了吗?下一步还是自己照顾母亲吧,老人每天听着弟和媳吵架那也不是事。电话响了,金华不再想着心思,她接通,“喂!江海在吗?”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刚说忘记又被人提起,她很心酸的说:“人不在了。”对方又问去了哪里?她说很远的地方。对方还是不明白的问啥是回来?她又无奈地说永远回不来了死了。对方一连说了三个对不起,然后又对金华真挚地说,是弟妹吧!我是包工头张大强,常年和江海合作的人。想我们可能见过面,对不起人不在了确实不知道。弟妹节哀顺变吧,改天看你。”金华也客气的回了几句挂了电话。她猜出了刚才打电话的人,是那个胖乎乎的,经常吃肉没吃肉都手里拿个竹牙签在嘴里剔来剜去的留着小胡子的男人。也是江海经常提起是租赁脚手架最大的一个客户。
 


联系我们

公司名称:西安汇德机械有限公司
联 系 人:王先生
电  话:0631-5250088
手  机:13863103296    
邮  箱:2017@163.com 

http://www.ktgiga.net
地  址:西安省威海临港经济技术开发区棋山路